「培力女性身心障礙者機制與模式之探討研究成果發表」紀錄

「培力女性身心障礙者機制與模式之探討研究」是由周月清教授以及台灣障礙女性平權連線共同執行,在北中南、東部、離島進行六場座談會和焦點團體,與各地女性障礙者分享障礙和性別意識的概念,並收集對培力的想法。
在10月14日的成果發表會上,我們邀請學者專家,以及不同障別的女性,一起來參與,並給研究結果回饋。
 
一開始,由周月清教授發表研究的結論和建議,內容包括在焦點團體中得到的意見整理,並請行政院性平會民間委員代表陳秀惠女士,以及南華大學陳伯偉副教授進行與談。
其中陳伯偉副教授整場妙語如珠,以輕鬆且精闢的談話方式,引起台下障礙者們的共鳴,伯偉老師的言論熱了整場氣氛,他說:「生氣沒有關係,我們就是應該憤怒,憤怒是個動力!」通常障礙者被整個社會期待並框架著,障礙者應該要是溫柔的、感恩的、不爭不吵、溫良恭儉讓的形象,障礙者在這個很障礙的環境中,委屈成全社會的假象和平太久了,但障礙者也同樣有基本生活與社會參與權利,由憤怒轉為改變的動力,不再當沈默的被壓抑者。
 
第二階段由台灣障礙女性平權連線周倩如理事長分享對障礙女性培力的建議,並由監察委員王幼玲主持,邀請到包含聽障、聾人、視障、肢體、心智等各障別的女性與談,從自己障礙身分和性別身分得到的經驗上,談談對於培力課程的規劃建議。
每個障別的需求都不相同,謝素分分享了自己育兒時的甘苦,為了能聽到孩子的哭聲,三個月裡,助聽器沒摘下來過,因此讓聽力又掉了許多,但終於還是在一次累到沒聽見孩子哭聲,早晨醒來發現孩子發燒,吐了整床,心疼地責怪自己沒善盡母親的職責。他收起眼淚,繼續分享拜科技所賜的各項發明,讓聽障者帶小孩更加沒壓力,但是對於政府的手語跟聽打時數,他提出應該放寬申請資格,私人付費的活動無法申請聽打與手語的補助,這讓聽障者與聾人,無法參與許多進修課程,包含親子教育。也在他的分享中,了解手語跟聽打服務,應該擺在活動場地的同一區塊,這讓聾人與聽障者,在看手語翻譯時,如果需要轉身拿物品等突發狀況,也可以馬上切換看字幕。
視障女性代表分享自己擔負著女性在家庭中,扮演育兒和做家事的角色如何和自己的障礙互動,自己和孩子如何不斷互相學習,也讓社會學習。
而江雅雯分享了她參與自我倡導會議的故事,以及嘗試擔任支持者的過程,智能障礙者的人力支持,是其他障別的4~5倍,時間多用在將議題轉譯為易讀,與智青重複確認溝通的過程,在這階段的分享中,理解了不同障別的需求與獨特的文化。
 
分享實在是太精彩,時間太過短暫。最後幼玲姐提醒大家「女性障礙者本身就很有能力,我們一直談培力,但其實是激發跟給予自己潛能發展的平台。」是的,每個人都是重要的力量,生活中的障礙經驗,讓你我成為專家,站出來,說清楚自己需要的支持,是倡議的第一步,我們期待聽見更多女性障礙者的聲音,說出你的需求,一起使這環境更適宜、可及。